miss_forward

"les idées naissent douces et vieillissent féroces"
“思想产生时是温柔的,衰老时是残暴的” ​​​​
——博尔赫斯的引用

早上的比赛我昨儿猜对了结果猜对了比分猜对了姆巴佩不会进球……然而并没有买彩票……真遗憾……


如果明天早上克罗地亚再次和英格兰踢了点球并且赢了,克罗地亚就该载入世界杯史了……觉得好期(恶)待(搞)……



要说暴裂无声和三块广告牌的差距,觉得主要还是格局上还差着层次,不只是导演的娴熟程度审查的空间更关键是剧本,前者还是在审慎地讲一个故事一个人,后者展现的一个世界各个层面,故事只是诱因了……大概是中国做编剧这一行和国外这一行的层次是不一样的吧,少有能够写出足够广度深度的剧本的作者在做编剧,编剧得到的权限和尊重度也不如……

不过因为很多片子连故事都不好好讲,也就显得暴裂无声这样扎实的片子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难能可贵了:-D

更何况好的故事有真实的力量。

说到暴裂无声吧,我特喜欢这片名。

我喜欢这片子的严整端肃,喜欢“讲悲剧时我是不笑的"。

我不那么喜欢煽动的,嘲讽的,不那么喜欢挟着快感的披露。

这片子拍得不带一点儿花头,干脆就让人咬断了舌头,放弃了控诉,直接地用拳头,用双脚,直接地拼命。

看的时候觉得悲痛,不肯辛酸。

我喜欢这片子的不肯卑微。

很想清醒无奈病发

欧洲球队互相熟门熟路,看得好闷……想到接下来都是这样……更困了

接下来进入2018俄罗斯欧洲杯时间


觉得有点没劲

“只实现一种结果,这才是我们迫切的人生现实,这也是人深刻而且可持续思维的真正基础,包含着我们绝大部分的欢愉和悲伤,以及特殊的愤怒和不平,后者也许是书写更直接的驱动力量,如法国诗人忍不住重回这一场拿破仑和法军的历史决定一败,终结了他们的某个熠熠发光的年代及其想象。小说可不可以改写这一难受的结果呢?当然可以而且再简单不过了,但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书写者自己最知道,避开痛苦(包含情感的悲苦和日日工作的艰苦),他所剩的东西也就不多了,所有这一切瞬间化为一缕青烟,小说成为一种游戏(电动玩具那种意义、那种认真程度的游戏),无所不能,但也什么都不是。”

《温泉乡的尸体露辛娜》by唐诺


无所不能,但也什么都不是。

 @公子阿珺_ 

看同人最容易有这种感觉了


一个画外音

  @杂货库 【红海行动】《向死而生》番外:精神体的108种用途 

又名:顾顺和(自己的)精神体的斗争


镜头1:

 

 

“……喵顺日常在宿舍楼下舔毛。

 

罗星从喵顺身边经过。

 

罗星要走过去。

 

一根手臂粗的毛尾巴默默卷住了狙击手的脚脖子。

 

镜头向上挪了挪,喵顺继续舔毛,一脸不想理他的样子。”

 

 

顾顺从楼上伸出头来:“罗星你TM在干什么”

顾顺很气,罗星为什么要撸我的精神体不撸我???

 

 

镜头2:顾顺和罗星吵架了

 

顾顺:“罗星你不许撸我的精神体。”(你可以撸我)

罗星:“啊?……”

正在舔毛的喵顺习惯性地伸出尾巴默默卷住了狙击手的脚脖子,罗星习惯性地撸了一把。

顾顺很气:“你还撸!”(你不撸我)

“呃……”罗星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到顾顺似乎很生气的样子,还是停止了撸猫。

喵顺耳朵耷拉下来,毛也不舔了。

罗星为难地看了看顾顺,又看了看垂头丧气的喵顺,“它看起来……”

顾顺(摔门而出):罗星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妥协的!(你还不撸我)

 

 

镜头3:顾顺和罗星严重地吵架了

 

正在舔毛的喵顺习惯性地伸出尾巴默默卷住了狙击手的脚脖子,罗星习惯性地撸了一把,喵顺又往罗星怀里蹭了蹭。

顾顺(准备摔门而出):罗星我告诉你,这次我是不会妥协的!我要和你分——我草!!!!!

 

(喵顺爬进罗星怀里并且变成了一条挂在狙击手身上不下来的毛围脖)

 

罗星:…………………………

 

陆琛:嘴巴虽然很硬,身体倒是很诚实。

 

 

 

顾顺:是时候修理一下这只畜生了=_=+

 

(当晚顾顺把喵从罗星的床上踹了下去并且代替了它的位置)

罗星看着被粗暴踹下床的喵龇牙咧嘴的样子,心疼地问顾顺:……(你自己踹自己)疼吗?………………


因信称义,奥古斯丁的解释是:“我相信它,不是因为它悖理,而是完全因为它悖理。”

“我最近读到一句王尔德的话,这个过分审美到令人不安的人有时会讲出很好的话:“一本没有理想国存在的地图集是不值一顾的。”这很切合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当我从现实世界往后退半步、打开一本书,读一部小说或看一部电影,我总期待会有一些神奇的东西出现,会发生和现实世界不一样的事。当然神奇有高有低,好的神奇直触到你,把你一拎起来随之起飞,但更多时候是假的,是某种不良化学品添加物,是一厢情愿的胡言乱语,反而让人更沮丧,觉得一切都更不可能,这其实是最暴现书写者创作者程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