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_forward

"les idées naissent douces et vieillissent féroces"
“思想产生时是温柔的,衰老时是残暴的” ​​​​
——博尔赫斯的引用

困成狗

早上迟到了,同事问坐公交了呀,含含糊糊说是呀,坐过头错过了地铁换乘站。
其实不是的,是因为早上太阳太好,就想看看太阳。


“用温柔包覆勇敢给喘息的你笑脸"

超级喜欢这一句

真的,吹爆是很恐怖的……所以觉得大家还是不要随便说吹爆……
虽然窗玻璃还没有被吹爆,但是想起来有一次办公室一面玻璃墙毫无预兆地爆了的经历,反正以后我家(???)绝对不要搞玻璃墙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风挟着雨撞的窗户哐当作响,我想这雨要是敲在脸上一点很疼,撞击声响得叫人怀疑整座房子都要被拆掉了,雨水从窗户下沿的缝隙里渗了进来,让我非常怀念北方足够密封的窗户。
窗户关了一夜一天的房间又有些热,忍不住把窗户打开一点儿,风灌进来,又莫名其妙有些羡慕外头的世界。

据气象台的说法,这是1983年以来深圳遭遇最强的台风。
可是明天只停课╮(╯_╰)╭

有种是被一个夏天的太阳曝晒灼伤了的样子。

我的自然醒就是早上六点(爆哭),发现我爹已经在绝地求生(扶额)据我所知他这周都没吃到鸡(叹气)
继前晚梦到去钱塘江看蜻蜓(狂汗)后,昨晚梦到加班还不如看蜻蜓(绝望)
天气预报取消台风预警(嘲讽),改炎热预警(气哭)
有人感慨深圳真是福地这么多台风也没出过大事难道不是地理位置的缘故(冷漠)

昨天晚上回家已经十点多了,车上散散坐了些人,碰上堵车堵得厉害,一个乘客忽然开始用什么敲车窗玻璃,司机过去说不要敲了,而且他你还没买票让快去买票。那人摊手露出把打开的军刀,原来刚刚一直在用那个敲玻璃。
司机唠叨了几句,那人似是有些醉了,坐在那里手里握着刀笑,也不动作,司机顺口说了句“现在扫黑除恶呢",那人听了,就嘲笑司机装*。
司机也没什么办法,回去不再理会那人。
那人安静了一会,又开始敲玻璃,司机无奈回头说了几句,他转而继续嘲笑司机装*。
车子慢慢吞吞到了站,开门又关了,过了站,还是塞着,那忽的走到门口说让司机开车他要下车,司机说没到站呢,他又站门口说了几句,又开始嘲讽司机装*。我瞟了瞟驾驶位上边的车牌号,想了想要不要报警的,再往前看了看,那人却是把刀收了,只是站在那儿,说来说去似乎也只是那么几句,想想还是算了。
那人又闹了一会,后边终于有个人听不过,过来劝那人别闹了,那人依旧只是说着那几句话,站在门口。
劝架的问喝多少啊。
那人说没喝。
我想我也并没有闻见酒味呀,不过我原本嗅觉就不大好,不太闻得出来。
那人劝了半天也并没有什么办法。终于不塞车了,车子开过了几站,那人一直在门口说,我不下车了,我就跟着你一晚上,你装什么装,以为你和***有什么关系吗。司机偶尔回句你别喝醉了瞎闹。
车停停走走,他横在那儿忽的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像是真醉了,坐在那儿笑,我想要不要扶起来,他自己爬了起来。
似乎是因为没有人理会他,他又凑过去些说,说了一阵子忽的掏出手机给司机拍照,说我记住你了以后我就天天跟着你的车。
前一段正在施工,有个交警坐在路边,司机便把车开过去停了去找交警,那人跟着下去,说司机不让他下车,又朝车上人说他停在这是挟持大家,这么晚了呢,说着又像是脑子清醒得很的样子了。前头劝他那人又去劝他,他也不理会。
司机说不过他,又有人劝司机赶紧走吧别管那人了反正他也下去了,司机无奈上车要走,那人又跟上来叫嚣。
那会都快十二点了,司机说,没办法了大家都下去吧换个车吧。
那人就坐在门口,有人送他身边过去,他也不说什么,只是坐着。
所有人都下去了,只有之前劝他的小伙子还在试图劝他回家,别闹了。
忽然他就哭起来,说这么多年了,什么都没有了……你们报警啊,我还想找个地方吃十年饭呢……
我想起他那把握在手里又收起来的刀,说不上来是庆幸还是可怜。

真想知道营销和骚扰的界限在哪里